张伯礼: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人民

admin 教育 2020-09-13

  国宾护卫队列队护送,人民大会堂门口铺着红毯,国家主席习近平亲手把“人民英雄”国家勋章挂到胸前……9月8日,72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受到了最高的礼遇。

  在鲜花和掌声中,这位老人数度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在他看来,金灿灿的奖章是在向每一个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挺身而出人致敬。

  人们敬他、爱他,称这位把胆留在前线、与武汉“肝胆相照”的老人是英雄。可他却说,这份荣誉“太高、太重了!”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普通人该做的普通事,“医生治病救人天经地义,怎么就成了英雄?”

  从医近半个世纪,张伯礼不止一次在国家出现重大突发疾病时挺身而出。年逾古稀的他仍任一校之长且身兼数职,可他依旧每周出诊,几十年如一日、从不间辍。

  在一堂讲给天津市大中小学生的抗疫思政课上,他动情地对年轻一代袒露心声:“人民给了我很多荣誉,其实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是我们的人民!”

  父子一同上“战场”、一起获表彰

  身穿写着“老张加油”的防护服,张伯礼把自己大年初三“逆行”武汉的经历称作“一次出诊”。

  在武汉的80多天里,他率先提出对4类人群(确诊、发热、疑似、留观)采取分类管理、集中隔离;对集中隔离的疑似、发热患者采用“中药漫灌”的治疗方法。这些建议都成为全国疫情防控工作的重要决策。

  张伯礼“请战”到中医方舱医院,采取以中医药为主的综合治疗,创造了轻症病人零转重、痊愈病人零复阳、医护人员零感染的“三个零”纪录;他指导中医药全程介入医治工作,“先医心,后治病”成为抗疫“中国方案”的亮点。

  而他自己,由于不分昼夜的高负荷工作导致胆囊炎发作,在武汉进行了胆囊摘除手术。可术后第三天,他又在病床上开始远程会诊。他说:“国家危难,医生即战士。宁负自己,不负人民。”

  只有他的儿子张磊知道,父亲的手在农历大年二十九受了伤,赶去武汉的时候还缠着纱布。张磊是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父亲对患者、对这份职业的全情投入深深地影响着他。父亲去武汉不久,张磊便率领天津第十二批援鄂医疗队增援江夏方舱医院。

  到武汉后,张磊担心父亲身体,打电话说想去看看,却被父亲拒绝了。张伯礼说:“我在这里被照顾得很好,你不用来看我,看好你的病人就行。”

  从做人到从医,张磊一直把父亲当作榜样。他在“红区”干的都是最危险的工作——提取患者咽拭子样本。他清楚,在与病毒较量的战场上,医生绝不能胆怯、退缩,“那病人岂不更绝望吗?”

  父子俩在武汉共同抗疫20多天,直到方舱医院送走最后一个病人时,两人才在医院门口见上一面。在武汉抗疫期间留下的一张合影上,3个穿着防护服的人并肩站着,中间是“老张”,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张”,其中一个是儿子张磊,另一个是侄子张硕。一家3位医生,同时在为武汉抗疫忘我战斗。

  张硕说,我心目中医生的样子就源于我的伯父,他用实际行动让我明白,中医不仅是用几味药物,也是一生的责任与担当。

  因为在抗疫中的突出表现,张磊被评为抗疫先进个人,获得国家表彰。

  “老师心里都是病人、人民,从不考虑自己”

  今年30岁的杨丰文师从张伯礼,他的专业是中医内科,从老师身上学到更多的是大医精诚的医德仁心。在他心中,老师就是英雄。

  听说老师只身前往武汉,杨丰文很担心,“但张老师没有丝毫犹豫,他总说,‘祖国需要,我必须去’。”杨丰文清楚,老师心里总是装着病人,“从来不把自己的事放在前面”。

  在张伯礼抵达武汉后没几天,杨丰文也赶到老师身边,“我担任他的助手,多少能帮他分担一些事”。

  他眼见着70多岁的老师每天跑医院、看病人、开会,“每天都要到半夜才休息,第二天一早又赶去医院了”。在他印象中,疫情最紧张的那段时间,张伯礼每天的休息时间只有3小时左右,“让人心疼,又让我们年轻人敬佩”。

  张伯礼的学生都知道,老师在专业上非常严格,容不得一丝马虎。与杨丰文随行赴武汉的博士生黄明说,张老师对学生特别好,“逐字逐句给我们改论文,常常改到深夜”。

  杨丰文记得在武汉时,张伯礼去医院给病人看病,从不惧危险。然而,一次走到“红区”门口时,他忽然停下,回过头对杨丰文说,“你就别进去了,在外面等着我”。杨丰文知道,这是老师对学生的疼爱,“可他只想着别人,从来不考虑他自己”。

  就这样,病人们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下渐渐好起来。通过临床数据,张伯礼交出了抗疫的中医答卷:服用中药能有效防止患者从轻症转为重症。同时,中药还可以明显改善临床症状,比如缓解发烧、咳嗽、乏力等症状,促进肺部炎症吸收,提高淋巴细胞等免疫指标,降低CRP等炎症因子。而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又能够提高治愈率,减少死亡率。在康复期,用中医药进行综合治疗有优势。

  有数据显示,中医药的作用体现在新冠肺炎预防、治疗和康复的全过程,总有效率达90%以上。

  不仅如此,张伯礼提出建议,比如对《传染病防治法》进行修订,加快建立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建设,将中医药医疗纳入其中,在疫情发生后成建制介入等,很多建议都被国家有关部门采纳。

  这些都让杨丰文和从事中医事业的年轻人感到振奋,“大家都看到中医在发挥作用”。

  让中医药走出去要靠科技、靠标准

  最近几个月,张伯礼一直通过视频会议与几十个国家和地区交流抗疫经验。在他看来,中医药知识是传统医学,但与现代科学结合性不够,他期待能逐渐阐释中医药的现代科学内涵。

  张伯礼告诉记者,目前海外对中医药治疗经验和研究成果非常关注。目前,莲花清瘟已经合法进入巴西、加拿大、泰国、印尼等十几个国家。但中药“出海”依然受到各国法律、法规的限制,有的中药送到国外,但因不符合当地法律,不能合法使用。

  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如何把中医药讲给世界听。张伯礼认为,要把中医药的理论优势与现代科技结合。这也是张伯礼长期以来努力的方向。几年前,他领衔完成“中成药二次开发核心技术体系创研及其产业化”,就是把诸如六味地黄丸等在中国拥有悠久历史的中药,实现药品从原料到制剂全生产过程的质量控制。

  今年5月,我国首个中药国家重点实验室落户天津中医药大学。在张伯礼的多年努力下,这里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中药组分库,已储备了6万多份中药组分。

  张伯礼解释说,中药组分就是从传统中药中提取出有效的成分群,可在细胞、分子药理水平相对清楚地揭示中药的药效物质基础及作用机制,并能根据不同病症重新配伍成方,可制成胶囊、压片、注射剂等。

  在此次抗击疫情的临床实践中,张伯礼和团队发现虎杖这味药的中药组分对新冠病毒有较强抑制作用;马鞭草组分对肺小支气道具有明显抗炎功效,可阻止形成包裹沉寂病毒的痰栓,从而有效避免患者‘复阳’,“我们将这样的有效组分提取出来,制成‘宣肺败毒方’。实践证明,其治疗新冠肺炎疗效确切、药理证实,可对新冠病毒引起的炎症风暴起到有效抑制作用”。

  张伯礼常说,中医和西医各有优势、各有所长,应互相包容、取长补短,携手保证人类生命健康。在推动中医药传承发展的道路上,张伯礼像个不知疲倦的年轻人,找寻着各种现代科学的手段和方法,在中医药宝库中探索着创新的方向。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春艳 来源:中国青年报

版权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发表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